广场舞失恋情歌舞动青春广_杨丽萍广场舞油菜花开dj

广场舞失恋情歌舞动青春广

黄伟朋在旗峰公园领跳动感十足的广场舞。

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葛宇飞

“魔镜魔镜看看我,我的锁骨在哪里。美丽,我要美丽,我要变成万人迷。”每天晚上,当《卡路里》的旋律在东莞旗峰公园响起时,都有一支流淌着青春荷尔蒙气息的队伍跳起特别的广场舞。

黄伟朋是这支队伍的发起者和领舞者。21岁的他拥有优美的身姿、帅气的面庞,跳起舞来还不时露出甜美的笑容和洁白的牙齿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青春的活力。从小就喜欢广场舞的他是一名专职广场舞老师,他颠覆了只有大妈才跳广场舞的看法,主张广场舞年轻化,倡导年轻人在露天的广场上通过舞蹈尽情释放、忘掉烦恼。

广场舞不专属于大妈

每当夜幕降临,旗峰公园就会热闹起来。不计其数的市民在灯光下舞动四肢、挥洒汗水。

特别的是,公园里有两拨风格迥异的广场舞爱好者,两者跳舞的场地挨得很近,却呈现出了不同的“画风”。一拨是中老年妇女,她们踏着《好运来》《开门红》等喜气洋洋的老歌,不紧不慢地扭动身躯。另一拨广场舞的主角则年轻不少,他们大多在45岁以下,动作洒脱奔放,舞姿动感时尚,背景音乐则是时下最流行的歌曲。

“广场舞不只属于大妈,我想颠覆人们心中对广场舞的看法,让更多的年轻人也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。”站在这支年轻的广场舞队伍最前面、领舞的黄伟朋说。“年轻人跟着我跳广场舞,不会不好意思的,因为老师也是年轻人。”自2016年夏天起在旗峰公园普及广场舞以来,他的追随者已经从几个人发展到几百人。夏天时曾有两三百人站在他身后舞动;现在天冷了,外出的人少了,也能凑够100人。黄伟朋说,他的队伍流动性大,加入没有门槛;无论男女老少,如果有跳舞的冲动,随时可以加入进来。

黄伟朋的教学方式简单,他很少向队员讲解,队员主要靠模仿。“跳舞主要是为了健身、健心、健美,舞蹈动作倒不一定要漂亮、专业。”黄伟朋说,早些年跳舞的时候他还会去评论和纠正别人的舞姿,现在他的态度发生了转变,“只是想让大家开心,发泄压力,在锻炼身体的同时又能塑造身形。”随着年龄的增长,黄伟朋也在生活中遇到了好多的烦恼,跳舞能让他暂时放空自己。他不会要求广场上每一个舞者的动作都要到位,“年轻人白天想得多,已经很累了,到了晚上应该放下”。

10岁起在广场自学跳舞

黄伟朋出生在东莞莞城,从小就在广场上受到了舞蹈的启蒙。

在他小时候,家里只有一台电视机,姐姐喜欢看电视剧,而他喜欢看新闻,两人经常为此争抢遥控器。10岁那年的一个夏日傍晚,黄伟朋在抢夺遥控器失败后跑到家附近的一个广场上玩。在那里,他看到了一群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哥哥们在跳街舞。无聊之下,他便跟着模仿起来。

这一跳就把隐藏在他身上的舞蹈天赋给挖掘出来了。不过,好景不长,没过多久,跳街舞的哥哥们就不见了,黄伟朋只能躲在大妈的后面跳广场舞。“大妈们跳得太慢了,我就想自己开个档口。”跟着大妈们跳了一段时间后,黄伟朋向一个和自己关系特别好的阿姨借钱买了一个音响,拿着U盘去同学家的电脑上下载了几首流行歌曲,开始摆脱了大妈的圈子,自立门户。

每天一放学,黄伟朋把书包往家里一甩,就往广场上跑。个子小又很瘦弱的他在大妈聚集的广场上显得鹤立鸡群。有观众特别喜欢看他跳舞,觉得他跳得比电视上的人好看,他哪一天不去了,人家还到处打听他的消息;有同学就觉得他不入流,专门跑到广场上看他笑话。

就这样,在大多数同学打篮球、踢足球度过青春期的时候,黄伟朋却和广场舞联系在了一起,而且越跳越来劲,疯狂地痴迷广场舞。“观众越多,我跳得越嗨,特别享受万人瞩目的感觉。”他从没参加过任何舞蹈培训班,每当别人说起他有舞蹈天分时,他会矢口否认:“热爱和好奇才是我最大天分。”

18岁那年,在东莞商业学校读市场营销的黄伟朋决定辍学去跳舞。他的决定遭到了家人和老师的反对,母亲的反对意见最大。黄伟朋为此从家里搬出去租房。

“别人的嘲笑就是我前进的动力。”黄伟朋认为自己是属于性格特别倔、敢想敢做的那一类人。“我虽然叛逆,但我并没有干坏事。”在他眼中,跳广场舞虽然耽误了学业,但却让他感受了快乐。在他看来,广场舞所传递出的阳光活泼、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是一种正能量。

有追随者半年瘦了30斤

每天晚上七点半到九点半是黄伟朋在旗峰公园领舞的固定时间,刮风下雨等恶劣天气除外。

无论是节奏还是动作,黄伟朋领跳的舞蹈要比大妈们跳的难度高一个级别。他将街舞、拉丁舞和健身操中的动作进行了分解,跨步、屈膝、并步、挥手这些基本动作被重新组合形成了好多系列套路。一个套路的动作可以运用到不同的曲子中,掌握之后,只需跟着音乐的节拍舞动即可。

网络歌曲《小鸡小鸡》是他们现在每天都要跳的。黄伟朋会大幅度地挥舞双臂,脚尖一颠一颠的,就像小鸡张开翅膀扑腾。台下的追随者也会像发疯了一样尽情甩手臂,每个人脸上都会露出开怀的笑容。

今年40岁的陈彦静跟随黄伟朋跳舞已经快两年了,因为跳得比较好,她被请上了台,成了领舞者。接触广场舞后,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,她瘦了30斤,体形越发美丽。每天两个小时,近30首曲子的训练,运动量很大,能长期坚持下去的人体重都会有所改变,瘦二三十斤的不在少数。

因为汇聚了不少年轻人,广场舞让素未谋面的人产生了交集。曾经有一对年轻人因为跟随黄伟朋跳舞而相识相爱,后来当着众人在广场上完成了求婚。还有一个女孩失恋后意志消沉,跳了半年广场舞后重燃生活的希望。为此,这个女孩的妈妈还登门向黄伟朋致谢。

未来想开属于自己的工作室

自从18岁从学校出来后,黄伟朋成了一个专职的广场舞老师,跳广场舞已经从爱好变成了事业。除了旗峰公园外,他还在东莞东门广场和人民公园都开过“档口”,向更多的年轻人推广广场舞。

对于跟随自己跳舞的人,黄伟朋实行“佛系”收费。虽然制定了180元一个月的标准,但大概只有30%~40%的人会向他支付费用。一部分长期追随他的铁粉会交费,更多人则是从来不付钱的。

黄伟朋不介意别人给不给钱、给多给少。“广场是一个开放性的平台,无法强制性收费。我每个月的收入大约五六千元。从我选择这一行开始,我就知道这是一个付出多、回报少的职业。”令他欣慰的是,社会上有一些好心人,虽然没来跳舞,却在不断地资助他。自打选择跳广场舞以来,黄伟朋仅在音响上的投入就达到了五六万元,基本上每半年就要换一次音响。

除了在广场上跳舞,黄伟朋还特别善于利用网络来宣传自己。好多粉丝在视频平台上留言称他为“广场舞小金刚”“旗峰男神”。

受众人数的庞大,已经让广场舞在服装、道具、培训行业内都有巨大的市场。今年黄伟朋还和上海的一家广场舞公司签约,有了专门的经纪人。在东莞完成教学的同时,他还到全国各地参加一些电视节目的录制。此外,黄伟朋为自己的队伍取名为“阳光活力舞蹈团”,未来他想成立属于自己的工作室,在东莞的各个镇街都开设“档口”。

评论

我要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