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的依恋情结_乡村的英文单词

1.

最近我那患有轻度老年痴呆的老妈,突然很想我姥姥。

开始只是念叨我姥姥还没有吃饭,让我们给她去做饭。我们就顺着她说,好好一会就去送饭,或者直接说我姥姥已经吃完了……

可后来,老妈又让保姆推着她出去找我姥姥,很急,找不到就不回家的意思。保姆就推着她到处走,打电话问我该怎么办?

乡村的依恋情结

我能怎么办?只能继续连哄带骗。

我姥姥已经去世几十年了,但我妈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。

哄骗无用时,我只好硬起心肠对我妈说:“我姥姥已经去世很久了!您老都83岁了,我姥姥要是还活着,吓死人了啊!”

我妈当时好像听懂了,不再找我姥姥。

可是,她又开始找我爸了。特别认真地对我说,让我去看看我爸,他还没吃饭呢……

然而,我爸也去世几年了。我只好再次硬起心肠告诉老妈:我爸去世了,不用再吃饭了。

这次我妈急眼了,很生气地说要自己去医院看我爸……

因为我爸去世前的几年里,是长期住在医院里的,所以我妈的记忆就停留在这一段了。

我妈的大脑时间线混乱了,去世40多年的我姥姥,和去世几年的我爸,在她脑子里都还活着,不管我怎么和她解释,他们已经过世多少年,她都记不住,每天醒来第一件事仍然不是找我姥姥,就是让我去看我爸。

我妈这样子,我总是觉得很难过。

当我对她说,我姥姥、我爸都去世了,就剩咱俩还活着的时候,我的心就像在滴血。

一家人,活着活着,就所剩无几了。生离死别是多么悲伤又无奈的事情。

可是,我发现我妈并不悲伤。

她听到这些话时,表情是木讷的。仿佛无法理解死亡是什么。

这样解释了一段时间后,有一天,我突然问题自己:既然我妈都不难过,我为什么还要难过?

乡村的依恋情结

2.

我姥姥去世的时候,我才几岁,根本无法理解死亡是什么,所以我也没有什么伤心难过。

我爸去世时,我是亲眼看着他停止了呼吸。我当时的大哭,完全是不理性的,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。

我想最主要的情绪很可能是无法接受这个场面,充满恐惧,又束手无策。

后来,我妈几次抢救时,我都特别的害怕,我怕她也走,我内心祈祷:妈妈,不要走,不要抛下我。

乡村的依恋情结

有一年我去参加朋友母亲的葬礼。

听到不远处有一位坐轮椅的老人,对离世的丈夫反复大声哭喊:“你就这么走了,让我怎么办啊?我以后可怎么办啊……”

我当时想,她爱她的丈夫吗?虽然她哭得很伤心,但她是在为痛失爱人而哭吗?

我觉得不全是。她可能更重要的是在为自己的未来而悲伤。她坐在轮椅上,可能丈夫一直在照顾她,丈夫去世了,等于她依靠的人没有了,无依无靠的未来多可悲啊,必须哭诉。

那么我呢?

乡村的依恋情结

我妈妈曾经是那么要强的一个人,时至今日却连翻身、大小便都需要他人帮助完成。身体虚弱得没有力气拿起一只碗,每天都处于腰疼腿疼、浑身不适的痛苦中。

而我却祈祷她一定要拖着这样的病体,陪着我活下去,只因我害怕独自面对未来,这是有多么自私啊!

我爱我的妈妈吗?

老实讲,真的谈不上多爱。我们母女俩,几乎从没有亲密的时候,几十年来都处于一种无法相处的状态。

我的记忆里,我们就没好好说过话、商量过什么事。我妈对我的态度,一向不是命令、发脾气,就是哄骗,她不会和我讲道理,也鲜少听我讲道理。

我姥姥曾经和家里的亲戚说,千万不要像我妈一样,她太固执了。

也就是说,我姥姥拿我妈没有什么办法。我妈拿我也没有什么办法。无论我妈和我姥姥之间,还是我和我妈之间,都不是相处和谐、亲密有爱的关系。

可即便如此,我妈在得了老年痴呆后,最深的记忆还是我姥姥。

而我,想到我妈有天也会离开我,就觉得天要塌了。

我们母女的关系是多么矛盾的关系。

无法相处,却难分难舍。

乡村的依恋情结

3.

有次我在医院病房里,看到一对父女,把老年痴呆的母亲送到医院。

当父女俩准备离开的时候,老年痴呆的母亲开始大闹,她像不甘心被送到幼儿园的小孩子一样搞破坏:

把腿支起来、不让人过……

撅着嘴地质问家人:你们为什么不要我了?!

女儿看到妈妈这样,抹着眼泪走了。她的父亲像哄小孩一样,对老伴说:过几天就接你回家……

老年痴呆的母亲,一点也不悲伤,在她的大脑里,自己是一个孩子,有无所顾及、尽情哭闹的特权。

乡村的依恋情结

真正悲伤的是我们这些儿女。眼见着自己曾经依恋的母亲,变成了另一个人,“母亲”的人设坍塌了,内心世界打翻了。

仔细想,我对母亲的感情,只是依恋。心理学家研究,所有孩子对看护人,都会有这种依恋情结。直到长大,这份根深蒂固的依恋仍然存在。

比如我现在,明明知道我妈得了老年痴呆,说什么、做什么都身不由己,都是病态的症状反应。

可我仍然害怕她严肃地和我说话,那个表情、那个眼神,在我心理是那么具有权威性。以至于她一张嘴,还没听清她要说什么,我就开始惯性紧张。

所以我理解自己的痛苦,就像所有小动物一样,我只是依恋着养育我的人,我对她有天然的驯服感。

准确地说,这种情感不是爱,只是本能。

乡村的依恋情结

4.

那么这世上亲人之间的真爱是什么样的呢?

我觉得真正的爱是理性的、是无私的奉献和成就对方。

我妈对我、我对我妈,显然都不是这样的爱。

我妈要我,是因为每个人都要有孩子。在对我的教育上,只管吃饱穿暖、没病没灾、不惹麻烦,不太丢脸。她认为这就是养孩子的全部。

至于我的情绪、困惑,如何应对失败挫折等等内心困扰,她认为我应该自然地解决,自然地长大,自然地不给她丢脸。

我猜测很可能我姥姥就是这么对待我妈的,她从没有想过如何解决这类问题,我妈也是我这样在磕磕碰碰的挫折中学会解决、或者学会逃避的。

很多问题我也都是同她一样的优先选择逃避,实在逃不掉了,才逼着自己面对。

就像我妈的身体情况,她40多岁就开始腰腿疼了,我记得那时她总是走不了多远的路,就需要歇歇。

可她却没有去治疗解决这个问题,而是拖着病腿继续工作、养家,应付生活。

她到70多岁就不能正常走路了,要用拐杖、助行器才能颤颤巍巍地走一小段。现在80多岁,她其实没有得过什么大病,却失去了自理能力。

她曾经说自己最怕的就是躺在床上不能自理,然而这最怕的事,真的发生了。

为什么会这样呢?

乡村的依恋情结

因为我妈虽然害怕这件事,但并没有为这件事做过任何实际的努力。

我并不是在批评我的母亲,只是想找到发生这个结果的原因。

当我找到这个原因时,我发现了更可悲的事。

就是我也有同样的问题。

就像我姥姥对我妈无能为力、束手无策,只能叨叨一样。

就像我妈对我也无能为力、束手无策,只能叨叨一样。

我在面对疾病老去这事上,也是经常的无能为力、束手无策,只能写出来叨叨。

这真是我家三代女人的轮回。

这种轮回特性,渗透在我们的情感关系、面对问题的态度上,还有生活中的各种小事上。

所以我认清了我妈,也认清了自己。

乡村的依恋情结

我妈不是因为爱我姥姥而想她,只是因为幼年的依恋记忆。她不难过,她只是身处这一段记忆中。

我也不是因为爱我妈而不想让她离开我,我只是依恋和害怕,我害怕没有父母的庇护、独自面对余生。

或者说,我害怕的是老病、死亡本身,从我爸我妈的晚年,我嗅到了这种恐惧感。

5.

真爱是纯粹的,没有自我利益、个人得失,也因此,真爱总是闪烁着理性智慧的光芒。

我觉得谁都不应该以爱的名义自欺、或者绑架他人。

我对我妈,只是在心理上本能地依恋。我的道德观认为作为子女,应该去报答父母的养育恩情。

所以我应该做的是,安顿好老妈的情绪,请医生给她加一点治疗幻觉的药。而不是以此作为悲伤的理由。

我还应该去努力解决自己的健康问题,落于行动,自我改变。这才是解决怕病、怕死的正确方法。

我要学会尊重和理解自己的情绪,但不被情绪左右,更不要自我欺骗。

如此才好超越情绪,获得理智,归于平静。

这才是真爱的开始。

(完)

关注我,一起探讨中年人的生活、老去和疾病

乡村的依恋情结

评论

我要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