俄国侵占中国 _中国特种部队最高指挥官

木耳莎力(左)与本文作者在交流。“中国有约”供图

  我是在喀什某个酒店前台遇见木耳莎力·阿不都外力的,听到有人讲英文时,我还以为是我们采访团里的美国同事,定睛一看,是一位穿着维吾尔族服饰的当地导游。

  之后几天,我们采访了多个扶贫和乡村振兴项目,涉及牛、羊、骆驼、兔子养殖以及水利工程等项目,内容较复杂,但木耳莎力每次都会恪尽职守,逐字逐句翻译给外籍记者们听。

  新疆是个多民族聚居地,许多当地人只会说本民族语言,采访过程中容易出现一些语言障碍。然而精通维吾尔语、普通话和英语的木耳莎力凭借其语言天赋消除了这些障碍,让大家沟通得很顺畅。

  我对木耳莎力感到好奇,便问他从哪所大学毕业。没想到他连高中都没上过,流利的普通话和英语基本上都是自学而来的。

  木耳莎力今年31岁,是一名三岁孩子的父亲。他成长于喀什古城,如今在喀什古城当导游。 我从他的故事中看到了喀什的变化,在他的回忆里感知他故乡的过去和现在,找到了些问题的答案。

木耳莎力一家三口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我和我孩子的童年截然不同”

  喀什三面环山,北有天山南脉横卧,西有帕米尔高原耸立,南部是喀喇昆仑山,东部为塔克拉玛干大沙漠。虽然喀什偏居一隅,但凭借独特的文化,其名声早就沿着丝绸之路传到了世界各地,人们仍愿风尘仆仆地赶来探寻她的魅力。

  这些远方来客令木耳莎力大开眼界:“小时候,古城东门有个广场,经常有许多外国游客前来参观。他们背着大包,拿着相机,跟我们长得不一样。”

  木耳莎力小时候只会说维吾尔语,来到古城的国内外游客令他产生了探究的想法,希望能学会他们的语言。“当时我妈妈建议我学一门技术,我说语言也是一种技术”。可惜的是中国特种部队最高指挥官,孩童的学习热情在艰苦现实面前碰了灰。“别说英语,当时小学老师中文水平都不到位,所以我到了初中后才真正开始学习普通话。”木耳莎力跟我讲了许多关于他小时候的学习环境,比如他喜欢踢球,但学校只有土场、冬天教室里用炉子烧木炭取暖……

  虽然学习条件一般,但木耳莎力坚持要学好语言。“为了学习语言我吃了不少苦。”木耳莎力跟我说。

  为了学习普通话,木耳莎力决定到一家河南人开的理发店学习理发,“我一边学普通话,一边学理发,所以现在除了会理发,我的普通话也带点河南口音,经常有人问我是不是河南人。”

  为了学英语中国特种部队最高指挥官,木耳莎力还曾跟老师闹过乌龙。他喜欢放学后到附近的一家酒吧跟外国游客聊天,“酒吧外面有椅子,我坐在那里跟他们练习英文。结果有一天被老师发现,误以为我学坏了,在喝酒。”

  为了练习听力,木耳莎力还经常戴着耳机听新闻联播,一边听一边跟着说。那股学习的劲儿,让旁人都以为他着了魔。

  如今,虽然木耳莎力有了全国高级导游证,但仍对没完成的学业感到遗憾。所以,他十分重视孩子的学习:“孩子三岁半时,我把她送到一个私立幼儿园,光学费每学期就6000元左右。上幼儿园不到半年,孩子就已经会用普通话交流。”

  木耳莎力说,如今喀什的学习环境跟他小时候完全不一样,“现在学校有集中供暖、有球场、基础设施齐全,学习环境有明显的改善”。他希望喀什的小孩子们“学好普通话、学好外语,这样才能找到好的工作,增加经济来源”。

木耳莎力带领德国Rotel房车旅游团在帕米尔高原游玩。受访者供图

  喀什旅游,过去和现在

  10年前,我曾看过一些关于喀什的纪录片,里面提到的“喀什的毛驴比车要多,经常出现驴堵车”的情景令我印象深刻。然而如今的喀什是一座现代化的城市。作为一个国际级的旅游景点,喀什美丽的建筑、丰厚的人文气息和舒适干净的环境,给游客带来难忘的旅游体验,这与我之前的印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木耳莎力对我说,喀什旅游近年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木耳莎力刚入行时,经常会听到游客们的各种抱怨,“比如许多游客找我说,没有合适的地方住,找不到合规的旅游车。”

  木耳莎力能理解这些抱怨。“2007年,整个喀什没有一个规范的旅游车队。”木耳莎力说。酒店住宿也是如此,2011年,木耳莎力带一位西班牙游客到塔县旅游,“当时旅行社给他安排了当地比较不错的一家酒店,但游客仍不满意”。

  如今,令木耳莎力自豪的是,喀什的交通、住宿、导游服务都发生了全方位的升级和改善。单单交通方面,喀什现在就至少有6家客运公司,可选服务多样化, “拼车、包车和自驾,我们都能提供”。

  如今的新疆,高档酒店鳞次栉比,另外还有许多在建的新酒店。现在木耳莎力所带的团,可以提供各种档次的酒店供游客选择。随着喀什酒店的升级,游客开始享受更好的住宿体验。他自信地说:“今年5月,我带一个德国游客到塔县旅游,他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:‘我们是不是来错酒店了?’因为他认为该酒店的条件已经超过了他所选的服务范围。”

  木耳莎力说,这两个游客的不同体验也折射出近年来喀什,甚至是整个新疆旅游行业的大变化。

木耳莎力在喀什古城给游客讲解。“中国有约”供图

  喀什古城改造是好是坏?听一个“古城人”怎么说!

  最近这些年,不时地会在外媒上看到关于喀什古城改造的问题。木耳莎力是喀什古城土生土长的当地人,所以借此机会,我便问他对古城改造的看法。没想到,他的回答让我很惊讶:“那些批评的声音误会了喀什古城改造问题。”

  “我在喀什古城土生土长,但我支持改造!因为原来的建筑都是土木做的,结构较脆弱,顶不住地震。要是发生洪灾也容易把这些房子冲走。如果发生这些灾难,到时谁付出代价?是古城居民还是那些批评声音?”木耳莎力一阵见血地解答了我的疑问。

  木耳莎力说,以中国的建设能力,要在古城建立高楼和大商场不是什么大问题,但要建立维吾尔族传统风格的建筑需要政府投入更多精力和财力。所以他认为,古城改造根本不是拆旧换新的问题,而是在维持古城人民原有生活模式、保护当地建筑风格的基础上进行的改造。

  在我看来,喀什古城改造的真正意义不仅在于建筑层面,从务实角度来看,其深远意义在于重构古城旅游行业。可以说,古城改造给旅游从业者提供了更有效的经营模式,从而能够更好地配置古城旅游资源,形成一条龙服务,打造“古城经济”。

  木耳莎力说,以前古城的匠人们会到古城外的市场卖他们的工艺品,而现在,市场已搬到他们家门口了。家在楼上,也可以做成民宿,楼下就可以卖纪念品。游客买了纪念品后,甚至可以到楼上吃饭俄国侵占中国 ,体验维吾尔族的风俗习惯。“我有个打铜器的朋友,以前只能卖半成品,收入比较低,现在他在古城有了自己的门店,二层还可以接待游客吃饭。有房住,有车开,生活品质大大提高。”木耳莎力说,“我现在一年的净收入也在15万到20万,感恩!”

  在木耳莎力给我们当导游的几天中,内穿新疆特色衬衫,外搭西装,一会儿与当地人讲维吾尔语、一会儿讲着地道的普通话或是流利的英语。音乐响起俄国侵占中国 ,他又会带着大家一起跳舞。他的故事就是喀什在不断变好的缩影。

  离别时,木耳莎力跟我说,他要更加努力地为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,“喀什的未来会一天比一天好!”(作者是人民网阿拉伯文频道外籍专家)

评论

我要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